栏目:

【太古神王之倾城泪】(05)【作者:肏屄之术】 - 【太古神王之倾城泪】(05)【作者:肏屄之术】

2019-11-19
字数: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释欲

  紫薇神庭,一座烟雾缭绕的仙山中,有一座辉煌大气的宫殿建于其上,就在这座宫殿的某个房间内,一个无论是美貌还是气质都属于出类拔萃,不是金枝能够比拟的绝色妇人正坐在首位上,她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没有说话,却有着一股震慑人心的强大气场,在紫薇神山的能有这种强大气场的人只有大能界主才会有,这美妇人便是其中之一,她就是时命天神座下的神使东皇英。

  此时叶展也在这个房间内,他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神使,他已经将发生经过全部告诉了眼前的这位神使,等待着她的回答。

  看着眼前的神使,叶展不得不承认这个美妇人真的很美,甚至比他的师父柳清妍都还要美,尤其是她身上的那股只有大能界主才有的强大气场,让他心服口服的听从其差遣。

  「这人应该是当年神之战逃离之人的党羽。」

  这时只听首座上的东皇英淡淡的开口道。

  「既然是党羽就应该立即派人将其控制起来!」叶展说道。

  虽然他没有参加过当年的神之战,但是他知道当年在那场神之战中有很多邪修及其党羽逃走。

  「那如果不是呢?」

  「额?」叶展顿时语塞问道。

  「那该怎么办?」

  「这人实力如何?」东皇英问道。

  「此人应该是有界主的实力,以属下超凡境圆满的实力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叶展回答道。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等下!」

  然而叶展刚准备转身,却又被叫住。

  「神使有何吩咐?」

  东皇英却没有说话,而是站了起来,向着叶展走去。

  叶展不明所以,看着气场强大的绝色神使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他的心噗通噗通,不由自主有的加快,一时看的有痴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东皇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叶展不敢再看,低下头再次问道:「神使有何吩咐?」

  只见东皇英看着他,又向前走了一步,两人的距离再次拉进,几乎是零距离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两人的鼻尖可以说是已经碰到了。

  这么近的距离让叶展有些不知所措,鼻尖满是对方身上带着温度的诱人幽香,也能感觉到微微抵在胸前的柔软,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心跳的更快,只感觉自己兽血沸腾,眼神慌乱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美眸。

  东皇英看着对方慌乱的眼神开口道:「你相信她说的话么?」

  「不知神使说的是?」

  「就是你说的那个黑袍人对你说的话。」

  「我不相信!」

  叶展没有任何犹豫,坚定的回答道,他是确实不相信这么高高在上的神使会是别人的奴隶,就算对方是天神他也有些不相信。

  听了叶展的回答东皇英展颜一笑,转身回到了首座上说道:「好了,你出去吧!」

  「是!」

  叶展不敢多加停留,连忙向外走去,因为他怕对方看出自己下身的丑态,到了房间外叶展不停的喘着沉重的粗气,眼里满是无尽的欲火,此刻在他的脑子里几乎满脑子都是里面的那个高贵的女人,他想得到她,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就有了这个念头,他发誓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

  夜幕降临,缘客来客栈的酒楼里现在是人声鼎沸,有很多人在这里享用美食和美酒,酒楼里的伙计十分的忙碌,来来回回的在席间游走。

  「伙计!我的怎么菜怎么还没上?」

  「客官,您稍等,您的菜马上就到。」

  「伙计!给我哪壶酒来!」

  「好勒!客官这是您要的酒。」

  而在客栈的另一边却是安静了不少,这里是客人的休息住宿的地方,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在这这里走动、交谈,因为现在时间还早没有到就寝的时候。

  不过其中有一间客房,却早早的关了门,房间内的灯亮着,此时在房间的地上散落着一件件衣物,有男有女。

  离这些衣物不远的地方就是一张床,床沿的下边有着两双鞋,大一点的是一双精致的女鞋,而小一点的是一双男士布鞋。

  此时的床上挂上了红色的纱帐,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偶尔会从里面传出几声女人的闷哼声。

  如果此时拨开纱帐,你就会看到里面床上躺着的是一位浑身赤裸的美艳美妇人,还有一位同样是裸着的十来岁少年。

  美妇人身材修长并十分的丰满,可谓是风韵动人,少年身材有些瘦小,要比身边的美妇人矮上不少。

  此时的两人正面对面的侧躺着,并相互抚摸着对方的性器,只见少年一只手伸在美妇人多毛、湿润的私处轻轻的扣弄,另一只手握着美妇人巨大丰满的玉乳揉捏,嘴里叼着另一边玉乳的乳头认真的吸允着。

  而美妇人的一只玉手也握着少年的勃起的男根,时不时的上下撸动,另一只玉手则搭在少年的后背,闭着眼感受着少年的手指在自己私处的扣弄和玉乳上被少年揉捏吸允传来的快感,嘴里时不时的发出嗯哼嗯哼的娇喘。

  就这样两人以这样的姿势抚摸着对方的性器有一会儿,只见少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嘴巴也放开了美妇人被吸红肿的乳头,开口说道。

  「大人,小的可以肏您屄么?」

  美妇人也早已是浴火难耐,就等着少年说这句话。

  「白天的时候不是已经给你弄了一个上午了么?」

  不过美妇人表面却一边装说道,一边也不再忍耐,抬起自己的雪白丰盈的娇躯往少年移去,于是两人还是以同样的姿势,侧着身直接肉贴肉的靠在了一起。
  两人肉贴肉的靠近后,美妇人将自己的一只丰腴玉腿微微抬起,玉手拉着少年男根向自己芳草茂盛的私处靠去。

  少年了解到了美妇人的用意,于是顶起自己的胯部向美妇人的私处迎去。
  随着「唧」的一声,美妇人毛茸茸的私处慢慢的将少年的男根整个吞没,美妇人芳草茂盛的阴阜直接和少年还没长毛的阴阜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哦……」

  两人都爽得不约而同的叫了声,接着便相互把对方的身体抱紧,四腿也交缠在一起,开始不停的蠕动起来。

  美妇人抱着少年的头,压在自己的丰满的胸部,玉首微微的向上扬起,眯着眼,咬着红唇,玉脸上挂着一副愉悦的笑容。

  少年一只手从美妇人下面的胸侧穿过,另一只手从美妇人上面的胸侧穿过,紧紧的抱着美妇人的玉背,头埋在美妇人的丰满的巨乳上,一会左,一会右的来回吸允着。

  两人都是修炼者,长时间的保持这么一个奇怪的交合姿势根本不算什么。
  两人也都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停的蠕动交合着,到了后面两人蠕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交缠在一起的四只腿也越来越僵直,最后随着两人动作的突然停止,少年终于在美妇人的内体射出了阳精。

  「啊哈……啊哈……啊哈……」

  过了好一会,美妇人才从高潮的快感回过神来,喘着浓重的香气,而后美妇人便放开怀里的少年,自顾自仰面成大字型躺在床上。

  而随着美妇人翻动,少年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也跟着翻身压在美妇人娇躯上,从始至终两人性器都没有分离,始终牢牢的结合在一起,而美妇人也没有将压自己身上的少年推下去,依旧是啊哈啊哈的喘着香气。

  翻上美妇人丰满、雪白柔软的娇躯后,少年没有停歇,马上趴在美妇人丰满的娇躯上又开始挺动自己瘦小的身体。

  还在喘着香气美妇人也很是配合,马上就抬起了自己的两只修长丰腴的玉腿,以方便少年的抽插。

  过了一会美妇人又开始动情,四肢缠绕在少年瘦小的身躯上,嘴里不在控制自己的声音开始放声的淫叫。

  「啊……啊哈……啊……啊……」

  少年被美妇人的淫叫声激起,啪啪啪抽插的更加的用力,直起上半身看着身下的美妇人一边抽插一边说道。

  「大……大人……小的服侍得您……舒服吗?」

  被压在身下满脸享受的美妇人突然听到少年说的话,睁开春眸看着眼前的少年,在她的脑海里突然回想起了那天晚上,就在这个房间,这张床上,自己最得意的徒弟也是这样将自己压身下肏弄着,也说着差不多的话,想起这些更加激起了美妇人的情欲,动情的淫叫道。

  「啊哈……啊……好……好舒服……啊……肏我……肏我……用力的肏我……啊……」

  说着美妇人抬起自己的玉首,向少年动情的吻去,同时更加扣紧了,夹在少年瘦小白嫩屁股上的玉足。

  见修为强大、高贵的美妇人在自己的身下是如此模样,少年也越发的激动与性奋,使出全力肏着身下的美妇人,同时分开了和美妇人热吻的嘴,喘着粗气说道。

  「大人……我肏你……大人……我肏你……肏你……」

  接着身下的美妇人也立即回应道:「肏我……用力……啊哈……用力肏我……好舒服啊……肏我…好……好舒服……用力啊啊……」

  修为强大、高贵的美妇和少年一边说着淫荡的话,一边啪啪的肏着屄,沉浸在性爱的美妙快感中无法自拔。

  这晚两人也不知道做了几次,当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房间里的灯已经熄灭,挂着纱帐的床上小天被柳清妍抱在怀里安静的睡着,而激情过后恢复理智的柳清妍却怎么也睡不着。

  此时她的脸上挂满了懊悔的神色,她轻轻的放开了怀里的少年,翻身掀开纱帐,赤裸着身子坐在床沿边。

  她双手捧面,泪水从她的玉指间滑落,她轻声的哭泣着,心里暗骂自己真是个淫荡无耻的女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她居然已教学的名义,主动的勾引了床上这个只有十来岁的少年,她有时候也会告诫自己,那个少年还只是个孩子,可她控制不住自己躁动的身体,一次次的勾引床上的少年与她苟合交欢。

  今天徒弟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向她发出求欢却被她拒绝,本来她也想同意徒弟的求欢,可是她却不能同意。因为在她和徒弟抱在一起热吻的时候,在她的私处却流出了不久前被少年射进体内的精液。她本来是打算让小天去打水来清洗的,可是万万没想到许久没见的徒弟突然回来,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身前,如此一来打乱的她的计划,于是她不得不拒绝徒弟的求欢,表面她强装镇定,其实她心里却是无比的害怕,她害怕被徒弟发现自己身上的异样,觉得他的师父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虽然开始的自己是被徒弟强迫着发生关系,可是到了后来她也感受到了徒弟对自己的那份真诚的爱,她也慢慢的被徒弟打动,心里开始接受徒弟并对徒弟产生了爱意,只是她表现出来而已。而她现在却背叛了爱着自己徒弟,和其他男人发生了关系,她觉得很对不起自己徒弟,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

  她在心里不断的暗问自己:「身为界主境的强者,为什么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啪!」

  想着想着,她忽然愤起抬起玉手,狠狠的在自己被泪水流湿的玉脸上扇了一巴掌,啪的一声在漆黑、安静的房间中是格外的响亮。

  这一声响却吵醒了在床上熟睡的小天,他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对着坐在床沿的柳清妍喃喃说道:「大人,您怎么了?这么晚了您还不睡么?」

  听到小天的声音,柳清妍立即从悲伤中清醒过来,一边用玉手将脸上的泪水抹掉,一边说道:「没事。」

  说完她收回了踩在地上的两只玉足,并将纱帐重新拉好后便仰面躺了下去,接着对小天道:「你睡到我身上来。」

  「哦!」

  睡意十足的的小天迷迷糊糊的应了,稀里糊涂的压在柳清妍赤裸的娇躯上,头埋在丰满的玉乳间,没一会便又睡了过去。

  柳清妍拉过被子将两人赤裸的身体盖住,因为两人叠在一起,被子显得凸起了很多。

  将被子盖好后,柳清妍一只玉手伸进两人的身体之间并往下钻去,很快就捉到小天那已经缩成一团的男根,柳清妍用她的玉手轻轻的撸动着,没一会而小天的男根就在主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重立了雄风。

  感觉小天的男根已经变得粗大,柳清妍便拉着小天的男根往自己凌乱不堪的私处塞去,然而没有小天的配合,她只能将男根抵在自己的私处,却无法再继续,于是对着已经睡着的小天说道:「进来。」

  已经睡着的小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能的挺动着下身往柳清妍那还流着自己精液的私处插去。

  「嗯哼!」

  男根插进自己的体内,柳清妍轻轻的叫了声,感觉无比的充实。

  她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是为了得到片刻的安宁,因为每次与小天激情后的夜晚,她都十分的懊悔,还有对背叛自己徒弟的那份愧疚,让她感到深深的自责,这种自责让她无法入睡,而也只有当小天那根粗大的男根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那充实的快感才能让她从深深的自责中逃脱出来。

  脑中没有了烦恼的侵扰,柳清妍得到了安宁,睡意渐渐袭来,没过多久便舒适的睡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本页网址
标签
太古 倾城 之术 神王 作者 
口味推荐
看视频